中國附醫就醫心得:高位複雜型廔管的開刀紀錄

 

人生啊,總覺得自己能夠趨吉避凶,
總覺得倒楣事絕對不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但就是這麼倒楣,還是最倒楣的結果就這樣降臨在我身上,
沒錯,廔管中最麻煩的高位複雜性廔管,
就這樣發生在我身上了。

去年2021約7月中,我才經歷了人生第一場住院,
經歷了痛得要死的肛門膿瘍
我一直認為,那個5-6成的廔管生成率絕對不會降臨在我的屁股,
因為我都很努力的顧,但就好像刮刮樂一樣,
大獎永遠都不會屬於你了,那些小獎也只會讓你賠錢而已,
2022年3月,確診高位複雜性廔管,又要去開刀了。

我真的很沮喪又痛苦,因為我是那麼的注意自己的生活與飲食,但惡運卻不遠離我…

先說說廔管這東西是怎麼來的:

我覺得這影片解說得相當詳盡何謂膿瘍以及何謂廔管
(對岸的說法叫做肛周脓肿和肛瘘)
這是一種疾病兩種型態...

接下來就是整個事件的始末了
凡事總有開頭,大約在開完刀12月左右,
我就覺得我舊開刀位置有點不太舒服,
當然我能懷疑的點我都懷疑完了,
可能天氣太冷,疤痕組織在抽,或是前一天練了深蹲,
所以屁股在痠,安全起見我還回去找了原先幫我開刀的醫生拿藥,
外觀也沒有任何異常。

吃了大概半個多月的藥有好轉,而且有痊癒感,
我跟老婆真的認為那是疤痕組織作祟才會痠痛不舒服,
兩個禮拜後,同樣的問題又再次上演,
於是我又跑去拿藥,當初的主治醫生看外觀也看不出個所以然,
雖然拿了藥,但我開始疑神疑鬼了,
畢竟同樣的問題出現第二次,
且大便會有點小出血,不是鮮血,
也不是膿血,像組織液混一些舊血。
然後放屁的時候,屁有時候會跑到舊傷疤裡去。

最後實在痛到靠北,
於是我去了中部地區最大間的醫院,
(不是因為有醫學中心迷思,而是這裡只離我住處約5~10分鐘路程而已)
台中中國醫藥學院附設醫院(簡稱中國附醫)
掛了大腸直腸肛門外科黃晟瑋醫師的門診。

中間插一段關於台中中國附醫的一些注意事項,
我個人覺得非必要真的不要來這裡看,
除非你跟我一樣住附近,或是走頭無路之類的,
再來這邊求診,為什麼?
這邊相當大,看診人數相當誇張,
整個院區就像購物商場一樣,
掛號至少要提前一個禮拜甚至兩個禮拜。

如果掛中午或早上,
發現你的號碼是數十號以後的,
那麼你最好是晚上18點後再來,
他們有自己的APP可以很方便的查詢相關資訊,
所以要來前先看看到自己的號碼沒,
不然等下去有時候不是幾十分鐘能解決的。
另外不一樣的檢查在不同棟,
開刀不同棟,兒童也在不同棟,
停車我個人覺得不是很方便,
尤其白天你找不到停車位,
(連騎機車都沒地方放...真懷疑這些人到底是怎麼來這地方的)
附近收費停車場全部爆滿。

等待開刀有時候會等到你餓死了還等不到刀。
再加上處於鬧區車水馬龍,
可能換個部門檢查甚麼就要過馬路跑隔壁棟,
像開刀住院的話要PCR篩檢,
篩檢站外面滿滿的人龍看不到底,
比夜市知名小吃的排隊人潮還要誇張數倍!

有些老人小孩身體較為虛弱的,
還沒得到治療我看就先暈死過去了。
這邊命不夠硬真的不適合來看病,
除了檢驗的速度超快以外(抽血X光之類的),
可能是國人覺得醫學中心的醫療資源比較足,
反正有健保就來看的緣故吧,
但這裡就算有健保也不會比較便宜,
價格是小醫院的兩倍甚至三倍起跳,
所以要來前最好三思。

繼續...
黃醫師幫我指診後也摸不到什麼異常,
就在我跟他說放屁時屁會跑到舊傷疤,
且偶爾會流出組織液之類的血時。
他的疑心病就來了,他說我這樣很像是非典型的肛門廔管,
於是他肯定了他自己的懷疑,要我安排做磁振造影(核磁共振)
我說可是我有痊癒的感覺,但沒有說完全好,
他很堅持說,不做電腦掃描光在那邊猜也不會準確,
在他堅持下,我終於排了一天去躺磁振造影,
(這部分大概等了2個禮拜...有夠久)
掃描約20分鐘左右,回家等一個禮拜看報告...。

果然....當我去看報告時,醫生說:
我這是高位複雜型廔管,沒有外出口,內出口又特別高,
難怪都摸不到,也難怪我放屁時,屁會跑去傷口。

其實當下我聽到『高位複雜型廔管』
我腦袋只有一片空白,心跳加速血壓升高,
然後醫生還補了一句:
『我還沒看過這麼高的。』

這句話徹徹底底的
把我整個人打入了地獄去...
我說黃醫師,你就不能稍微安慰我一下,
一定要這麼直白嗎?

接下來醫生講的所有話,
我耳朵都聽不見,醫生可能看見我臉色慘白,
於是轉向我老婆交代病情,並安排了開刀時間。

後面我還問了說:
那這樣能根治這問題嗎?
結果黃醫師回答:
『不知道,看結果怎樣,且開一次不一定會好』
好吧,我放棄從他口中聽見樂觀的答案了。

在這種大醫院看病就是這樣,
看診醫生很少會給你什麼額外的意見,
再來執刀醫生有時候是別人,
覺得看診醫生的工作有點像是業務,
執刀醫生才是重點。

約好時間當天我就去了中國附醫的立夫醫療大樓辦理住院,
等著隔天開刀,
說真的這段期間真的很煎熬,
3/15開刀,在這之前一直沒人打電話來通知住院,
直到當天快11點才打過來通知我住院,下午開刀,
不就幸好我們就住附近,
趕緊東西擰著前去辦理住院,
下午16點開刀。

我是採半身麻醉,從脊椎打麻藥,
沒有灌腸,也沒導尿袋,
進去沒多久就結束了,
就打脊椎的時候很恐怖外,
再來就完全隨便他們了,
他們一直安慰我說還在準備中請我等一下,
等著等著就開完刀了...。
(整個手術過程可能都沒15分鐘)
這麼大間的醫院,除非很嚴重的病患,
像我們這種他們都稱小手術,
推出來時老婆很急的說我怎麼開了快兩個小時,
我說我被晾在裡面快1個小時....加上前置作業,
我只看到一堆人在我那間開刀房跑來跑去,
完全不知道是誰幫我開刀...。
裡面太多人在開刀了。

推回病房後我下半身是完全無法動彈的,
等到可以動可以拆紗布都已經是快半夜12點了,
結果我一摸...

靠杯咧!

怎麼開右邊?!
我是左邊在不舒服怎麼開去右邊了!?

直到隔天早上也沒有任何人來對我解說病情,
只有專科護理師來對我說傷口怎麼照顧,
我說那開刀病情呢?
她說下禮拜回診時,門診醫生會解說。

當下我覺得自己像個人球一樣
不是說醫護人員態度不好,
我覺得護士很可憐,照顧這麼多人累得要死,也會問我要不要打止痛針之類的
也不是說醫術不好,而是直到我出院,
都沒有人來對我解說病情,
當初說要串線療法,結果變成切除,
我可以理解手術過程要當場當機立斷做變換,
解釋一下不用三分鐘或是交代一下也好吧?
腦袋又想起門診時,黃醫師說我這個開一次可能不會好,
心情就整個煩躁了起來。

住院當晚我是選擇健保4人房,
我那間有一位癌症的患者,
因為醫生開的藥讓他一直拉肚子。
一位失智老人,三不五時就跑去掀別人的門簾串門子...
一位腸阻塞,他老婆也是拼命帶他去廁所奮鬥
整晚我們就一直在輪姦那間廁所,
常常沒得用跑去隔壁間或是公共廁所,
所以隔天馬上就回家了。

隔天出院後,在家的這幾天心情都很糟糕,
一直不知道開刀結果到底是好還是不好外,
新的傷口跟舊的傷口連著在痛讓我整個人很崩潰,
新的傷口肛門被整個切到裡面去
(整整過了一個禮拜我用手指頭捅還摸不到底😖),
大便時像是千刀萬剮,痛不欲生。
吃軟便劑到是舒緩了一些。

----一個禮拜經過----

經過一個禮拜後,開刀的部分是有舒緩了,
但大便時依然像是拉刀片一樣痛苦,
可能是因為軟便劑的關係,大便越拉越稀,
我還是不要吃軟便劑好了,因為我本來就沒有便秘或腹瀉的問題,
吃了反而一堆問題...。

不過開刀前我常常會莫名放屁,
一天放數十次以上,平均沒幾分鐘就放一小屁,
這症狀已經沒有了,
另外屁會跑去舊傷口的問題也沒了,
再來開刀前我覺得我會畏寒,
但我一直洗腦自己是因為天氣太冷的關係,
可我老婆都不覺得冷,所以應該是畏寒。
最後是我的舊傷口,慢慢的不痛了,
一個禮拜已經從痛轉為酸,痛點也越來越小。

回診時醫生說他那天早上開太多刀,
去病房找我們時我們已經先行出院了,
就住在醫院附近,
回家休息比較不用留在這裡跟其他人搶馬桶阿
核磁造影是有兩條廔管,
一條表淺的主管,跟一條深的支管,
可是開刀下去看不到支管,
所以先把主管與內口處理起來...(用切開的方式)。
支管的部分只能靠吃抗生素把他壓掉了。
左邊會痛都是因為右邊的廔管內口感染,
從肛門後面繞了半圈跑到左邊的舊傷口去,
現在內口處裡起來,左邊的舊傷應該就會慢慢好起來。
不然那個內口天天都會接觸糞便,
人不可能10幾天不大便,不處理,永遠都不會好。

出處:
https://sp1.hso.mohw.gov.tw/doctor/Often_question/type_detail.php?UrlClass=%A5~%AC%EC&q_type=%E1%BD%BA%DE%B3N%AB%E1

我後來在台灣E院的一些問答中,
看到一個跟我差不多的病友,
只是我一開始就決定切掉,
但另外一條我看他跟我差不多,
應該也是找不到所以就沒切了。

由於我的支管是跑去舊傷口,
那麼那個不輸感覺到底是舊傷口的疤痕組織不舒服,
還是感染老實說我也搞不清楚,
因為它時好時壞,
再加上現在新的刀口又痛,痛到會往外蔓延,
現在也只能觀察而已。

心裡感覺埋了一顆未爆彈,
現在只能長期抗戰而已....

術後第八天,只能稍微站一下跟坐一下,
沒法久坐,且本來傷口有在癒合,
但早上不知道是大便還是清潔哪個環節出了問題,
結果開始滲血,整天都在流血,
舊傷口這兩天也沒比較好,
偶爾覺得裡面有什麼怪東西,
躺著時就很正常,一站起來覺得哪裡卡卡的還是有什麼液體在裡面。
整天都在疑神疑鬼,加上傷口又腫痛,心情極度黑暗…
我開始擔心這樣的日子到底能不能過去,

術後第16天,疼痛感已減輕大半,
新的傷口疼痛感降低80%~90%,
舊傷口疼痛感降低約70%,
真的很怪,照理說舊傷口是連帶感染,沒有創面應該會好比較快才對,
但新的傷口好的速度極快,反倒是舊傷口以龜速的方式在復元,
雖然沒有變糟糕,但復元速度太慢,反讓人覺得很隱憂。

我記得去年我感染超級細菌長疔瘡的時候,
開刀前表皮看的到的有4顆,
感染順序治療用1234來分,而感染面積用ABCD
分別是:1B、2C、3A、4D分別在屁股的不同點,
開完刀後雖然全部清除完畢,但癒合的順序並不是同時癒合,
直到完全癒合的順序是:2C→3A→1B→4D
4D這顆是最小顆,且當初切開時裡面並沒有化膿,
整個手術創面大概不到1公分,深度只是在表皮而已,
可它卻是最後癒合的,當時兩顆超深超大的疔瘡跟一顆膿瘍疔瘡皮膚都快黏上了,
4D這顆竟然還癒合不到一半,
也就是說當身體的一個區域有多處創傷時,身體並不會同步癒合每一處傷口,
反而會依照他自己覺得重要的部分開始做癒合...

現在也只能期望手術傷口癒合後,舊的傷口可以慢慢的不再疼痛。

張貼留言

0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