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小說】契約之嗜 II


  


  第二章 變異的食材

 

  一般人捐血,除了通過基礎的檢查外,一袋血液要能符合程序的使用,還得經過檢驗,確保血液是健康沒有受到污染無雜質的狀態下,才能作為輸血使用,對於健康的血液,成為了血族最佳的供應來源,他們不用再擔心在用餐的時候,喝到身上帶有奇怪疾病的人。

  就好像我們上市場挑選食材,用優質的食材做出美味的料理。

  我看著冰箱那堆數量「血袋」,卻不是很能夠理解,「優質食材」?

  回想剛才那些血淋淋的親密行為,我輕咬自己手指間的關節,掩飾尷尬的情緒。

  「咳,我想我的血液應該是屬於健康類型的,所以才會出現在你家的冰箱?」

  「猜對了一半。」亨利說道,他不動聲色的靠近我。

  等到我發現時,他已經來到我的眼前,噢!雙手捧住我的臉。

  嗯,我好像開始習慣亨利這樣突如其來的個人魅力釋放,這似乎不是好現象。

  「你真的沒有昏迷前的記憶了?」亨利故意扯開話題,想轉移我的注意。

  「真的沒有。」我搖搖頭,表情茫然。

  「你結過婚。」他說,接下來的話語讓我更驚詫:「跟丈夫還有一個小孩。」

  原來,原來我在夢中看見的那些幻象都是真的!

  「沒錯,你曾瀕臨死亡,是我把你強制拉回。」

  「既然如此……我的丈夫、我的孩子……。」

  「我很遺憾。」

  噢!

  我有點無法接受事實的揪著心口,如果不是亨利現在抱著我,我可能會腿軟坐在地上,亨利說那不過是偶然發生的隨機殺人事件,而我們一家子很倒楣的成了嫌犯下手的目標。

  可恨啊,如果他還活著,而且讓我遇上了,真想把他吊起來慢慢折磨至死!

  「陳佳薇!」

  亨利很用力的喊了我的名字,對呀,冰箱裡滿滿都是我的血袋,他怎會不知道我的名字呢?

只是他喊這個名字時候,怎麼卻覺得不久之前,也有人這樣叫過我呢?

  見我恢復神智,亨利感到慶幸的長吁口氣,說道:「好險,剛剛差點就要控制不住局面了。」

  「什麼意思?」

  「還記得我們剛在房間做到一半的事情嗎?」

  哪會不記得?

  我臉紅了起來。

  「我要繼續未完成的儀式。」亨利邊說,邊伸手撥開我的衣領說道:「老天,可能是你剛剛吃了那些牛肉的關係,你現在散發出來的味道真的很香。」

  嘩啦啦啦,冷水直接從我頭頂灌了下來,這王八蛋,虧我剛剛還稍微沉浸在你製造出來的心動瞬間。

  冷不防的,抬起腳,踹下去。

  「牛肉你個去!看來我果然還是你的食物!」嗚嗚嗚,這人的心智跟他的陽光外表不成正比啊!

  雖然剛剛那些牛肉經過他的巧手料理下,真的很好吃。

  準備補上第二腳,卻被亨利看不見的無影腳絆倒在地,同時也整個人欺壓了過來。

  「混帳!放開我!」我嘶吼著,不停的掙扎扭動被壓制的身體。

  「我已經結婚了!」

  「曾經。」

  「有老公小孩!」

  「那也是曾經。」

  「唔……FUCK!別老一直戳人痛處啊!唔唔唔唔!」我瞪大雙眼,你這混帳不要動不動就親上來啊啊啊啊!

  沒錯,我又給這感覺好像隨時都在發情的血族用嘴堵住了本來我那咒罵不堪的嘴巴,這傢伙好像親上癮似的,舌頭又撬開我的牙齒鑽進來,吻的我想喘口氣的機會都沒有,突然他轉了個手勢,單手就扣住我雙手的手腕,健美有形的大腿直接撐開我的雙腿。

  不妙啊,這姿態。我好像聽見有什麼東西在腦袋裡斷線的聲音。

  「你想知道原因嗎?我告訴你。」亨利低沉的嗓音在我耳邊響起:「陳佳薇,因為你的血是難能可貴的美味,只要喝過一次就難以忘懷,所以我利用了點手段,把你每次捐血的血袋都弄到我的手上。」  

  「人都是自私的,嘴上說捐血一袋救人一命,私底下見不得光的賣血勾檔你們會知道嗎?如果不是我們血族需求,你們商人怎麼可能會就此放過龐大的商機?」

  啪!

  狠狠的,我賞了亨利一巴掌,打的他因為強大的力道頭撇了邊,嘴角掛著血。

  「呃?」我反而詫異的看著自己的手,老娘的力氣有大到可以把人呼到嘴角掛血?

  亨利緩緩的將頭撇回,甚至發出骨骼的喀喀聲響,這讓我更感到驚悚了,忽然,心口猛地一跳,我的瞳孔再度成為一直線,渾身的燥熱難受讓我開始試圖掙脫亨利的壓制。

  啊啊,這種難以言喻的飢餓是什麼?

  看著亨利一張一闔的唇型,我只覺得耳鳴,腦中想的卻是存放在冰箱裡的那些血袋。

  「可惡,開始屍鬼化了嗎?」亨利低咒。

  被血族選中的族人,如果未及時由創造者完成轉化儀式,便會走向另ㄧ個分歧——屍鬼化,屍鬼是次於血族的存在,外表雖跟血族一樣無異,卻對鮮血的需求毫無自制力可言,隨著他們吸食的人血越多,少部份屍鬼會轉向啃食血肉,而這些喜好啃食血肉屍鬼,對血族來說是頭痛的存在,他們擁有無法預知的能耐,尤其是成群結黨時,竟能展現出驚人的組織能力。

  在他們的漫長的歷史中,有幾次差點滅族,就是拜這類嗜血肉的屍鬼所賜,族中長老甚至告誡,如果發現這類型的屍鬼,一律殺無赦。

  殺無赦?怎麼可能陳佳薇是他難得尋來的「長期飯票」,怎麼可以就這樣放掉?

  別鬧了,凡事總有例外的,OK

  只是這個例外,現在正出了點差錯。

  亨利不假思索的咬破手腕,嘴裡陣陣有詞,將自身血液含入口中,以嘴對嘴的方式逐次餵食,

一感受到溫熱的液體流入喉間,我想都沒想的主動環抱對方,支手托著他的後腦杓,讓他更貼近自己,乖順的像隻被馴養的野獸,接受主人的飼養,幾次下來,我開始慢慢的,回應著他。

  其實我很清楚,自己想從亨利身上得到些什麼,特別是從他口中獲知,那段擁有「人生」的過往,感受著他對待自己的方式,努力以破碎的記憶碎片拼湊,就像那已經無緣的丈夫,也是這麼溫柔;也可能是,被轉化者對於造物者有了依戀,但有可能嗎?

  我只是,把自己印象中對丈夫的愛,投射到亨利身上,所以才對他……

  咦?

  我感覺到喉間多了一股熟悉的味道,一回神,發現亨利手上已經空了的血袋。

  啊,霎那間我瞭了,原來剛剛那些感受,全來自於自己的血液,那些都是身為人類時的記憶,覺得……有點悲哀。

  「呼,剛剛真的是好險。」只見亨利擦去額間的汗水說道:「差點補救不回來。」

  我看著亨利似乎有點喘,臉色竟也出乎意料之外的蒼白,看到他正準備從冰箱拿出第二、第三袋血,我ㄧ個箭步上前攔截。

  「什麼差點補救不回來?先跟我解釋。」

  「你知道你很愛要人跟你解釋嗎?」亨利沒好氣說道,並撕開其中一袋血,倒入酒杯中一飲而盡,原本蒼白的臉也慢慢恢復了氣色,他忍不住讚嘆,果然美味。

  「首先,因為我錯過了最佳把你轉化的時機,導致你進而屍鬼化,簡言之,是個比血族更次一等的一族,屍鬼一族對血的渴望,遠超出我們想像,啊!我為什麼要跟你說這些。」

  「為了彌補你的個人疏失,你選擇賭一把,用我的血液,試圖喚回我屬於人性的一面,對嗎?」

  亨利詫異的看著我,沒想到我已經演化到這等程度。

  「讓我猜猜,要求完美的坎沛爾先生,從未出過差錯,是嗎?」

  看著亨利臉部肌肉些微抽蓄的模樣,我的心裡漾起一股快意,繼續!

  「既然還保留人性的一面,如果肚子餓了,我能吃什麼?血?」

  「正常人能吃喝的食物你一樣可以吃,包括我也是。」亨利耐著性子說道:「別被媒體釋放的假消息誤導了。」

  「嗯哼。」我單手托著腮幫子,問道:「另ㄧ個問題,你得老實回答。」

  「你說。」

  「你們血族對於自已親自挑選的食物,似乎都很喜歡用吻來驗明正身,該怎麼說,確保食物的風味一直都處於最佳狀態?」

  問完這個問題,我後悔了。

  亨利直接用行動來向我證明我的猜測,起初我還動作利索的閃躲,幾分鐘以後,他老大終究還是血統純正的血族,利用先天性的優勢,很快的我被逼到某面牆邊,想再閃身的時候亨利已經整個身體壓了上來。

  「唔……。」老天,他可真強壯,如果還是人類狀態的我,可能肋骨早已被壓斷了。

  「躲,不是很會躲嗎?」亨利沿著我頸間的線條往上舔舐,接著張口含住我的耳垂說道:「我說過了,你的血是難能可貴的美味,只要喝過一次就難以忘懷。」

  見我面有難色,他稍稍的放輕下壓的力道,繼續說道:「隨著時代變遷,我們血族想進食,也學著從別的管道取得,以往那種隨機擄人的事件因逐漸減少,世界政府的特殊部門也選擇對我們一族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畢竟有個更讓他們頭痛的存在。

  至於冰箱那些血袋,單純是偶然間我喝到寫著你的名字的血袋後,別人的血就再也難以下嚥。」

  亨利眼珠子轉了轉,像是想到些事情,表情有點僵硬。

  「還有個麻煩的程序,我們血族對於自己親手轉化的人類,得帶去登記才行,這樣你才能獲得在外行走的正式許可。」

  「就像新生兒報戶口那樣?人口控管?」

  「可以這麼說。」

  我「噢」的一聲表示了解,看他那煩惱的樣子,似乎這等事情對血族來說,挺麻煩的。

  地球上大部分的人口並不曉得這類超自然生物的存在,亨利說,隨著文明社會來臨,大部分族群都厭倦的以往那種打殺的日子,於是各族族長包含人類齊聚一堂,彼此達成協議,簽訂了和平協議,由擅長咒術的精靈一族將其協議內容化為咒文,刻入各族族長靈魂之中,如此,其族人便同時受到協議約束。

  其中血族增加族人的方式較他族來的簡單、快捷,「人口管制」這項政策還是當年由他們的先祖主動提出,以示最大誠意,並指定由人類做為「監督」的角色,在當時協議簽訂會議,毫無疑問沒有任何討論,直接全數表決通過。

  沒有人想到這場只需由各族族長出席即可的會議跑來一位赫赫有名、傳說等級的人物,他的頭銜,至今仍被世人記得。

  穿刺公。

  「先祖大人,您、您怎麼跑來了啊這,這等會議不用勞駕您尊軀的。」

  面對自家祖先突然造訪,還大刺刺的打斷會議的進行,血族族長趕緊讓出原本坐的位置,光亮的額頭掛著幾滴豆大的汗珠,與剛剛還在與他族族長相互叫囂的模樣相去甚遠。

  「別這樣,孩子,老人家出來走走透透氣有什麼不妥嗎?」外表看似三十來歲的男子說道。  

  接過遞來的協議書,眼神飛快的流覽,同時主動提出所謂「人口控管」的方案,在場所有人無一不瞠目咋舌。

  面對這位鼎鼎大名的人物,鑒於過往他種種顯赫的功績,這類「極度友善」的提議,眾人怎能不抱著懷疑的態度?

  直到他刷刷刷地飛快的落下簽字,那種渾身上下散發的氣魄與堅定的神情,很快的,他族便逐一跟進。

  在歷史上一直擔任裁決角色的人族,此次會議的結果見證與執行方式,一如過往。

  但,凡事總有例外的時候。

  血族中經歷長年的演化,已經出現變異的存在,由於為數不多,一直為先祖強力壓制,藉由他原血的力量,直到這分自滿,在某次政變被變異的存在斬斷,先祖抱著重傷,在族人的掩護之下,不得不狼狽的淡出舞臺,進入長眠的修復。

  我想再追問亨利關於這段歷史的故事,但無論我怎麼拗、甚至使出渾身解術的發揮身為人妻的魅力,這位貴族先生無動於衷就是無動於衷,應該說亨利似乎不願談起這段過往,也許那場政變是史上最慘烈的一次,也許亨利在那次政變中也在場,而且失去了某個對他來說重要的人。

  「講述了這麼多我族的歷史,算是新生入學的課程之一,我這位老師講的口都渴了。」亨利眼神閃爍的說道。

  不等我反應過來,亨利直接將我一手攬了過去,舌頭撬開我的牙齒,捲起我的舌頭,巧妙的用他的尖牙劃破柔嫩的舌尖肉,隨後對我施展他高超的接吻技巧,吻的我七葷八素,同時享用著他的「點心」。

  我,陳佳薇,很不爭氣的承認,自己開始有點喜歡上這位貴族先生的霸道了,管他是不是還是人類時遺留下來的情感轉移,這種難能可貴的感覺,或許是能讓我保留人性的關鍵吧!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地球模擬器-從細胞到奇點-手遊的心得感想

現代Matrix 1.8,我的第一台新車,乘載著我的青春與過去。

玩創客DIY藝術屋【賽門的時光咖啡店】:很久沒有認真過了的開箱文